2017年10月/ 09月≪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11月
III秒で光る骸骨狂★
犯行声明文
僕≠僕
恍惚極秘演奏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年--月--日(--)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Edit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Top↑
psycho garden/露普
2009年05月07日(木)
※不舒服描寫有
※未完 照PT的梗來寫阿普會死吧大概(靠)


【ラブラブ♪♥ 】








湿った部屋の中 閉じ込められるから
あたしは逃げてゆく あたしは逃げてゆく



—psycho garden


失重。
基爾伯特.貝什米爾正呈現左右不平衡的狀態。

從外表上看不出來,但他可以明確感受到自己僅可移動的頸部以上是往某個方向偏頗著的。
大概是前天右邊的眼睛被挖出來的緣故,基爾伯特心想著。
然而雙眼被布蒙上導致他對這項損失並不是非常在意,空洞的右頰上部只有在血從頭頂流下滑過那不自然凹陷處時才會被他記憶起。

全身上下大概只剩下聽覺,還有痛覺。嘴巴則是被膠帶封得死緊。
與之相比的,小型嚙齒類動物在夜深時分爬行於自己指掌或頸間的發癢摩擦感已經不算什麼。

是啊,和戰場上的傷比起來確實不算什麼。
何況是一間狹小的密室。

左耳傳來嗡嗡嗡的雜訊,接著基爾伯特聽見右側傳來軍靴踏在水灘上的響聲。
是幻覺嗎,他輕輕一笑,聲音又很快的消失。

他的右耳早已經被削掉,失去集中聲音的耳殼只剩下一個沒有用處的洞,空虛的鑲在那邊。
這並不困擾他。
事實上基爾伯特更希望他們能順手切掉他的左耳,這樣他就不必為那該死的從不曾間斷的滴水聲干擾睡眠而發愁。

說到水滴,基爾伯特不得不抱怨這到底是哪個瘋子想出來的刑罰。總是在他將入睡時突然被驚醒,被放大的輕脆聲音像是要鑽進自己頭皮的水銀一般。
半夢半醒間甚至會有將溺死的錯覺。
而事實上他也清楚,自從被關進這間密室起自己沒有真正睡入夢過。

疲勞感與精神衰弱日夜侵蝕著他,
最大的諷刺的是,數水滴聲竟也成為他在監獄裡的唯一消遣。


「親愛的第三帝國,或者該稱呼你基爾伯特.貝什米爾?」
伊萬.布拉金斯基在他數了第4257次滴水聲後後踏進密室,打斷他第14次的打發時間行為。

這次不是幻聽,突然出現的聲音令他後頸瑟縮了一下。
像是空氣突然下降了溫度。

「日安。」高大斯拉夫人微笑打完招呼後,撕下封住基爾伯特嘴巴的膠帶。

「……日安,」多日未接觸空氣的皮膚刺痛著,基爾伯特聽見自己的聲音瘖啞不若活物,「偉大的暴君。」他嘲諷著。
而一反往常的沒有更羞辱的反駁或是直接造成肉體疼痛的處罰,伊萬沒有接話,只是定定的站在他(基爾伯特也不確定)眼前的某個地方。


密室又回歸沉默,除了規律的滴水聲。



床に転がる 妊婦の爪を 噛リだす灰色の鼠を足で踏み潰した



基爾伯特想起昨夜有甚麼東西在啃咬他左太陽穴下早已乾涸的血塊。毛茸茸的身體掃過側頰,轉而嗅聞他的頭髮。
不是什麼特別的經歷,只是突然想到。

眼罩下的瞳孔轉了轉,思緒又飄回了被打斷的數水滴聲。


「很久沒喝水了吧。」許久,伊萬才若無其事的開口,像是也突然想起來罷了。

沒有搭理。
他嚥了口唾液,制止湧上喉頭的鐵鏽味,如果在這個男人面前示弱就是自己輸了。
水滴的聲音又讓他回想起以前,常牽著還小的WEST的手走在雨中,自己故意一腳踩進水窪,看小小的金髮男孩被飛濺而上的水滴逗得驚呼然後笑了。 ^Y[.-MJt+
滴答的雨聲,可以讓他分神誤以為還在過去。

「即使是一個國家,不喝水也是會死的喔。」伊萬持續說著。


說到死亡,國家會不會餓死這種事基爾伯特不清楚,他只知道自己和常人一樣需要食物。
但基爾伯特卻記不起自己多久沒進食了,或許五天,也或許已經一個禮拜。

每日最低限度的飲水也在不久前因為自己啐了一抹口水在布拉金斯基臉上而中止供應。
真是器量狹小啊,這些斯拉夫人。

而肇事者就在眼前。

基爾伯特聽見一個盛滿的容器被放在自己前面鐵桌上的聲音。
還沒會過過來下意識的求生本能就已經驅使他的脖子低頭啜飲,基爾伯特悲哀的想。

卻在喝到水後又馬上吐了出來。


「—是鹹水。」

他劇烈的咳嗽著,如果恢復視力大概會看見高大斯拉夫人一貫虛偽的邪魅笑容。



簡直噁心得要命。











-TBC




反正第三帝國早就出現在日記裡好幾次了就不避檢索
我真的真的只是想寫虐而已沒有其他意圖

psycho garden好好聽
Edit 01:10 |  衍生  | 【Trackback】(0) | 【C●mment】(0) | Top↑
Gimme C●mment
コメントを投稿する
URL
Gimme C●mment
Password 編集・削除するのに必要
Secret 管理者だけにコメントを表示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Trackback
幸福論(楽編)
raison d'etre
悪ノ山
愛想笑い
依您喜好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