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5月/ 04月≪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06月
III秒で光る骸骨狂★
犯行声明文
僕≠僕
恍惚極秘演奏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年--月--日(--)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Edit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Top↑
暖色 / 竜太朗中心
2007年10月10日(水)
海月慎入

+




或許在竜太朗的認知裡,難過並不存在。


「會一直這樣下去的吧。」
他拉著那個人的衣袖,輕聲說出帶著疑問的句子。
被問者通常只是微笑,於是竜太朗也受感染似的笑了。

一如往常。




【ラブラブ♪♥ 】

1
竜太朗的聲音好像沒有著落點。
即使是狂躁的嘶吼也有不安摻雜在裡面。

明總是皺眉,在還沒習慣以前。

他並不喜歡這種自我哀憐。直到相處久後慢慢體會到竜太朗的真實個性,
和他所以為的自發性悲傷有很大出入。

像是live時忘詞就笑著甩自己巴掌然後罵「馬鹿」;
或因為東林海婆婆的一句玩笑就害羞到鑽進旁邊人懷裡;
還有把自己歌唱風格甚至外型定在和喜歡的漫畫人物一樣,諸此之類的幼稚行徑。

將成見屏除後,那些重度憂鬱的歌詞在明看來也不具太大傷害。
他有時候反而無法將總是笑著的太朗和唱著歌的那個人聯想在一起,那個具象太哀傷太令他無法茍同。

真正的太朗是快樂的,至少總是笑著的。
明一直這麼以為。


所以當那天看到竜太朗在live上失控的抱著頭、淚水幾乎奪出眼眶時,
他是真的被嚇到了。

他第一次見過如此悲痛的竜太朗。

好不容易撐完最後一首BARIA,明著急的趨向前問太朗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沒有,我只是又緊張了。」說這句話的竜太朗語氣有點急促,眼框紅著,卻仍是試圖要他安心。
然而他確實感受到太朗抓著自己的手在劇烈顫抖。

「真的沒事嗎?」明又問了一次。
竜太朗虛弱的點頭。他還想說些什麼,可是聲音被外頭激昂的encore聲掩蓋。

他看著太朗越過自己,即使腳步有點不穩,卻仍是為了滿足那些等待他的人繼續前進。

明突然發現自己是很不溫柔的一個人。
他很想馬上結束這場表演,讓太朗能夠休息。

畢竟再多的觀眾也沒有竜太朗重要。


因為有村竜太朗的眼淚會造成自己世界的崩毀。



2


當你直視竜太朗的眼睛時,總是要過好久才能捕捉到他的靈魂。

似乎他一直是處在某種恍神狀態,
只有在叫住他時才及時把他喚回這世界。回歸地球的竜太朗有時候會對你微笑;
有時候卻是噘著嘴,小孩子任性的鬧脾氣一般。

相處這麼多年,正也已經習慣了。
連自己也很難不承認,甚至有點放縱任性狀態的竜太朗。


剛拍攝完PV的午後,
正坐在方才做為布景的沙發上讀著新買的小說,竜太朗則疲倦躺在他身旁小憩。

竜太朗習慣性的勾住正的手,
觸著指尖上被bass弦壓出的凹痕。

正還記得竜太朗第一次發現時對這個痕跡發出的驚呼,還有莫名的憧憬。
其中不乏被the GazettE bass手意外發達的二頭肌影響而引發的錯誤聯想,令他著實費了許多唇舌向竜太朗解釋bass手並不是能單手打擊外星人的孔武有力勇士。


「這裡是攝影棚耶。」明看著大剌剌躺在沙發上的竜太朗,皺眉。
只是進入淺眠的太朗立刻醒來。

「明,你吵到他了。」正看著揉眼睛打哈欠的的太朗,語氣不是很好。
有種責備父親吵醒小孩睡覺的母親口吻。

「是你太寵太朗了。」不甘示弱的反駁,明還想接著說下去卻很突兀的被打斷。

「我餓了。我們去吃晚餐吧!」竜太朗,剛伸完懶腰特別神清氣爽。
一貫的天真令人不敢苛責,或違逆。


隔天的練團時間ブチ才一臉哀怨的向他們吐苦水自己昨天是怎麼被獨自丟下和導演還有工作人員周旋,甚至聽經紀人對突然就消失的主唱和吉他手們大發的牢騷。

肇事者聽完後只是很不客氣的大笑。
連明都為ブチ感到可憐。



竜太朗的存在並不會引發悲傷。
不應該是這樣的。

正無法理解那個被塑造出來的,憂鬱的竜太朗
當他獨自在夜裡讀著太朗苦悶的歌詞而不自覺落淚時,
他單純的認為一切是出於感動。


或許自己也是不理解他的吧。
他拿下耳機,讓竜太朗的聲音逸散。

明無意識的點燃一根又一根香煙,直到天空泛白。



3
颱風過境。

「太朗呢?」明找不到剛才還坐在餐桌前啃法國麵包的主唱,雨天令他心情浮躁。
「他剛剛上去頂樓了。」正慵懶的癱在沙發上,不是很有氣力。

「外面不是在下雨?」明驚訝的放下手上的菸,聲線稍微提高。

ブチ直覺那個笨蛋是又跑去淋雨了,
他順手拿起雨傘,延著窄小的樓梯走到頂樓。

有時候照顧太朗的工作就這樣落到自己頭上,但ブチ並不是抱怨。
對Plastic Tree的成員而言是種習慣。

看到太朗ブチ鬆了一口氣。

坐在遮雨棚下的竜太朗茫然望著灰濛濛的天空。
ブチ注意到他手上那張淡粉紅色的紙,大半已經被雨水打濕。


竜太朗看見ブチ出現,無言的把手上信紙拿給他,指著其中一行。


『聽著你的聲音,我總是會難過的想落淚。』


那是一封來自歌迷的信。

娟秀的字體填滿了整張信紙。
然而ブチ知道竜太朗真正在乎的只有一句話。

他不禁苦笑,
寫這封信的歌迷可能永遠無法理解自己感性的告白對竜太朗造成的小小衝擊吧。


「不要哭。」
竜太朗的手環住雙膝,輕聲說著,
悶悶的聲音卻近乎顫抖。

ブチ不曉得該說什麼安慰太朗,因為自己也感覺到心痛


他好希望在遠方那個不曾見過面的聆聽者可以聽見這句。
這句就夠了。ブチ想著。

他蹲在竜太朗旁邊,任大衣的帽子滑落,
被風吹起的雨水落在臉上很冷很冷。

大家都要快樂啊,他忍不住這麼想著,
Plastic Tree不是為了使人哭泣而演奏著音樂的。



ブチ只記得最後反而是太朗轉過頭來對自己微笑,說:
「我們回去吧。」



到頭來是自己被安慰啊,總是。



4

那天他們準時走進練團室時,不意外的發現還沒看見主唱的身影。
或許是睡過頭了,
也可能是一時興起和路上的小狗追著玩。

任何答案都不會令他們特別訝異。
明甚至覺得那些或許都是曾經發生過的,太朗小小的玩笑。

等一下他就會出現了吧。ブチ想著。

正走進廚房泡了三杯咖啡,他回過神才發現自己還多倒一杯冰紅茶。
明聊勝於無的翻著今天的報紙,對著頭版喧鬧不已的政治人物發楞。


沒有竜太朗的房間空蕩蕩的,好像連空氣也被抽離。

現在應該拿起吉他吧?他們卻連把譜放上譜架的力氣都沒有,
或許該說根本沒有想到要做這件事。
只有捧著咖啡杯的手還能感受溫熱。


太陽漸漸落下,
他們還是坐在沙發上,有時在狹小的房間裡徘徊行走。

ブチ偶爾落坐在鼓具前,擊著小鼓,節奏紊亂。
明將只抽到一半的菸撚熄在煙灰缸,正順手把快滿出來的菸灰倒進垃圾桶。

練團室的門不曾再被打開過。


因為在他們的認知裡,難過的竜太朗並不存在。
或許是太習慣他的存在以致於悲傷的能力被漸漸抹削。
連如何抵禦難過都不懂了。

其實長久以來被保護得很仔細的是他們吧。
正茫然的想著。


窗外從紫紅化為闇。
明悄悄打開室內燈,讓溫暖的鵝黃色能夠傾瀉。

fin





+

看警語以為是搞笑文的對不起了囧


整個不曉得再矛盾什麼的一篇...
噢認識真的很少 海月們對不起我自己進冰箱O口Q
裡面都是自己偏執和自以為是的想法這樣(去死)

很多時候聽PURA的歌是感動大於難過的
太朗寫詞的用意也不是要讓大家難過吧
可是還是會默默的想哭

恩 太朗對不起(幹麻突然道歉)


這篇打草稿的時候有哭出來 但成品實在...
唉我不會寫悲文啦(抱頭)


這篇聽的最多是最終電車 還有很莫名的people error : )
小喬謝謝你的音源>33333<ˇ
Edit 18:35 |  衍生  | 【Trackback】(0) | 【C●mment】(11) | Top↑
Gimme C●mment
寫的太好了!!!!!!(抹眼淚)
我的眼睛是真的紅了
喔阿歸你真的把我說不出來的寫出來了......

還有我好像看到打外星人的勒塔(抱頭)

聽pura的音樂是不能用快樂來形容的幸福
小喬 |  2007.10.10(水) 18:51 | URL 【C●mment
看完了看完了
...
有時候真的是覺得被鋪啦的歌給安慰了=)
聽他們的歌哭絕對不會因為是憂愁
是因為愛跟感動ˇ
這樣.
就 |  2007.10.10(水) 19:17 | URL 【C●mment
阿歸我愛你!!!!!
好喜歡你寫的東西(翻滾)
 
有時候很喜歡在太朗的歌詞裡找些共鳴點
然後想著「世界上還有人也是這樣過的」
 
阿正真是帥斃了!!
阿凌 |  2007.10.10(水) 23:12 | URL 【C●mment
pura的歌向來帶給我一種說不出來的意境,撫慰著跳動的情緒
太郎的聲音就像是在對你傾訴著著一篇又一篇動人心弦的故事
是愉的 是憂愁的 是偏差的 ,是受到其中氣氛的影響而流下眼淚吧
當聽著他們的歌時會發現....這個世界是如此的美好: )

阿歸文筆好棒好棒好棒啊(大大大拇指)
不過我看見勒塔了=-=
saki |  2007.10.11(木) 23:47 | URL 【C●mment
小喬:
謝謝O口Q
很怕自己會寫錯什麼 大家都能接受真是太感謝了!!!

聽pura有時候會很難過但有時候會開心的不自覺微笑
會形成某種依沒辦法抽離xD|||

勒塔打外星人是新的動作遊戲(閉嘴)


阿草:
謝謝你考前還抽空看完(遞胸肌)
愛和感動無錯!!!

不過也有笑到流淚的時候=ˇ=+(被推進冰箱)
歸 |  2007.10.13(土) 12:48 | URLC●mment
聽著太郎的聲音有時候會感到難過。
歌詞是那麼感人又是那麼具有感染力的聲線…
感動勝過難過,我也是噢。
總覺得會再撲拉的歌裡看到另依個世界一樣…

可惡看到這篇突然覺得自己文筆有夠差v-91
啊歸我愛你(不明)
影 |  2007.10.13(土) 19:10 | URL 【C●mment
謝謝你的捧場和message!知道有看的人在我才會有動力翻下去呢! ^^
可以連你嗎?

很喜歡你寫的這篇文章啊! 很細膩。 感受到你對pla的愛.. 笑
寫多點啊!

其實我聽到他的聲音是一定會忍不住哭的, 不過他這樣令我哭得出來反而會更舒服.. 因為我平時都是在死忍的人. 只有他才可以令我哭, 所以, 我很感謝他的啊。
Raven |  2007.10.13(土) 22:56 | URLC●mment
阿凌:
寶貝我也愛你ˇ

撲拉的歌詞
目前看過的一兩首還是覺得太朗你怎麼可以這麼憂鬱啊!!!
所以還是很難不去網悲傷的方面想 關於他們的事
撲拉的世界我還要去了解 =ˇ=a

喔耶正爺魅力無限v-218


saki:
good!!!!!!
saki明明文筆也很好ˇ(遞胸肌)

我聽撲拉常會邊哭邊笑
但是感動很多很多 幸福感也是: )
謝謝同盟的大家讓我認識pura 愛你門>3<ˇ

噢勒塔被排擠了v-91(故意)


阿影:
另一個世界是媽哪的世界嗎
很感謝pura的存在 能夠聽到這樣的音樂
然後被感動 : )

寶貝那我們也來結婚吧(太快了)



Raven:
你好ˇ
閣下居然過來了好開心>//口//<
連結歡迎 那我也要扛走你家XD(嗨)

其實我對撲拉還不是很熟悉呢
所以寫出來還頗汗顏的 希望海月都能接受啊(這人很膽小)
因為對太朗很有愛所以應該是會寫下去的吧(笑)
謝謝鼓勵ˇ

原來太朗有這種功能(作筆記)
想哭的時候還是哭出來吧
這樣對身體比較好喔 : )
歸 |  2007.10.14(日) 18:22 | URLC●mment
>口<
WOAAAAAAAAAA~~~~~
樓下那圖太可愛了太可愛了~!
然後那個ruki。。。是ruki嗎?
好正太哦=//v//=+
杉子 |  2007.10.14(日) 21:17 | URL 【C●mment
俺係飃過的路人一隻|||
唔...只是覺得這篇寫得太好了所以忍不住進來搭訕(羞)
把我心中想過的一些東西很具體地表現了出來...這種感覺呢(笑)
而且好喜歡阿歸同學的文字感以及敍述方式(你以爲你在寫書評|||)
想說以後也請繼續寫太朗中心的文......
(語無倫次地飃走......)
朽木 |  2007.10.21(日) 16:14 | URL 【C●mment
●歸
杉子:
對不起他不是嚕奇(疾走)
那是不像樹威的樹威漢很不像麗妞的麗妞...(心虛)

歡迎杉子回來>ˇ<9


朽木:
你好 : )
其實我潛閣下的BLOG很久了////
所以現在很驚嚇也很開心XDDDD

謝謝你喜歡這篇文ˇ
能有共鳴真是太好了(笑)
感謝阿正保佑(無關)

以後應該會寫下去 因為有愛(!?)xD
 |  2007.10.21(日) 17:59 | URL 【C●mment
コメントを投稿する
URL
Gimme C●mment
Password 編集・削除するのに必要
Secret 管理者だけにコメントを表示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Trackback
幸福論(楽編)
raison d'etre
悪ノ山
愛想笑い
依您喜好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